P8246610.JPG  

這一場終於讓卡兒我不用自掏腰包卻喝到年份香檳,值得記上一筆了。

是的,本人自從去年底翻完 Hugh 大叔寶典的附錄,就一直在肖想年份香檳……我們休叔把年份香檳描述得可神了,讓人不想一親芳澤也難!之前卡兒曾碰巧看到酒商促銷,一瓶特價了也還要兩千多吧,實在買不下手……以為就此無緣,沒想到上週寫完一篇雜誌的邀稿之後,意外得到了這個免費香檳品飲名額,就來湊個熱鬧了。

這場帝富香檳的午後派對辦在鼎鼎大名的香檳吧。說來慚愧,本人居然是第一次有機會進到裡頭一探究竟。白天來店裡本就少了那麼點 magic,說穿了也就是個喝香檳的 lounge bar 吧,無甚特別之處。加上大多時候,卡兒我對香檳還滿無感的……頂多就是跨年時開一瓶過過癮,平常有預算還是會優先留給其他酒款;年份香檳和頂級香檳當然另當別論,只是價位上就讓人只能遠觀了。如有機會遇到大特價,才會想存上一、兩瓶,留待特別場合慶祝用。

這次品飲的共有五款香檳,帝富他們家總共也就七款,所以已經算是相當齊全了。Devaux 在1846年創立的時候本來是 RM(coltant-Manupulant,以自有園區的葡萄釀造,而不是用買的),1987年後轉變為 CM(Cooperative de Manipulant,釀酒合作社),所以基本上價格上會比其他大廠香檳來得實惠一些。他們家在調配上的特色是黑皮諾用得比較多,風味較濃郁,還有陳年的時間比較長(3年起跳);這樣泡沫會比較細緻,酸度也會下降,據說比較符合台灣市場的口味。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香檳的高酸度,這一點休大叔在書裡也曾提到過。

 

P8246593.JPG  

這就是這天品飲的五款,倒的還滿大杯的,如果全數喝完,還挺暈的咧!坦白說當天拿到的資料和杯牌讓我有一點 confused,就照我自己的筆記略微介紹一下囉!

第一支(從圖中最裡面往前推)應該是 NV 的 le D de Devaux Brut,60%黑皮諾,40%的夏多內,瓶陳5年以上,個人感覺有明顯的桶味,還有柑橘,烤麵包、蜜桃香氣。

第二支 Grande Réserve 黑皮諾比例為70%,色澤比第一支更金黃,有明顯的酵母(yeasty)風味,剛開始還帶點像老木櫃的感覺,接著是奶油麵包酸度很漂亮,優雅但還是非常鮮明,尾韻也長,表現感覺上較第一款優。

第三支是 le D de Devaux Rosé,黑皮諾比例有50%,色澤是非常淡的淺鮭魚,幾乎要讓人懷疑這支到底是橘酒還是粉紅酒 XD。重點是剛開始聞的時候有點臭啊,接近鹹魚、洗浸乳酪味(相當駭人的形容詞!!),接著會浮現清新的果香。酸度剛開始不甚明顯,放一會兒會逐漸突顯出來,是屬於較清新些的口感,回溫和泡沫消散後還有明顯的礦物味。 

第四支 Cuvée Rosé,黑皮諾有80%,色澤是更漂亮的鮭魚粉,有明顯的 brioche 風味,酸度漂亮,紅酒的特色比前一支明顯,放久了會有一絲絲苦味。

這時品牌方特別介紹我們另一種玩法,就是把香檳倒進一般的白酒杯裡試飲。一般的香檳杯,無論是細長的 flûte 還是 tulipe,主要都是拿來欣賞和維持氣泡用的,比如當天我們用的品牌特製杯就是如此:

P8246581.JPG  

這款杯子中央特別設計了一個凹槽,讓泡沫一入杯就變得非常之洶湧澎湃,壯觀至極。

可是當你想摒除氣泡的加乘\干擾因素,立即品飲到這款酒真正的風味時,可以把香檳倒進白酒杯裡:

P8246596.JPG  

據說香檳廠在工作時都是這樣做的,畢竟氣泡只是香檳特色的一環,酒本身的風味也很重要。像這樣一倒進去,氣泡頓時變得微乎其微,就像喝白酒一樣,可以真正品飲到類似靜態酒的風味;而且令人驚訝的是,在白酒杯中這款香檳展現出漂亮的果香和礦物味,甚至還帶些許回甘,與有氣泡時截然不同。挺有趣的實驗。

 

P8246611.JPG 

最後一款就是我所期待的 Millésime 2004,黑皮諾只有佔3%,其餘都是夏多內,因而顏色最淡。這款年份香檳最鮮明的風味是白葡萄皮,只帶點輕微的桶味,酸度相當細緻、清爽,尾韻呈現出清晰的酵母風味,個人直覺卻是還可再等等啊!(休大叔說頂級香檳一律得先陳放個十年才能喝,年份香檳也差不多

雖然如此,我還是續了第二杯。 這時香檳吧老闆正準備大顯身手,表演空手入白刃……喔不是,是君子劍開香檳的把戲。

 

P8246599.JPG  

傳統上應該是用香檳刀,J 老闆用的是一支中式劍(聽說不能開過鋒),輕輕一削,電光火石之間居然就開完了!整個完全抓不住的 FU!

為了彌補手殘沒拍到影片也拍不出看得清楚的照片,只能去拍拍削完的瓶口:

P8246604.JPG     

沒有想像中的平整,卻真的是從中間斷開,果然老闆是有練過,香檳也沒大噴出,釀成慘案。XD

最後的收穫是,搞清楚香檳到底該怎麼開才對:以前我只知道要轉的是瓶身,而非軟木塞,但從來沒成功過,因為轉瓶塞比較容易,最後總是忍不住破功,發出「波」的巨響;現在知道瓶塞要穩穩按住,在轉瓶身的時候,讓瓶蓋順勢浮上(可能還讓它些微歪個頭?),輕洩出「嘶」的一聲,來個「瑪麗皇后的嘆息」。下次定要試試看!!

 

~The End~

 

延伸閱讀:The Real Pinot Flavour - 珍珠般氣泡下的黑皮諾滋味

 

, ,

卡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