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256812.JPG  

美好的一年從規劃美酒之旅開始,當然也要以回味美酒之旅結尾。歡迎繼續閱讀 ProWein 2014 Part 3 感動最終回!

前兩日行程請點擊:Day 1Day 2

 

寫完這篇文章不到兩天,就聽到了 Serge 他老人家仙遊的消息,不勝欷噓。相信他去的地方,一定也有許多鮮花和美酒,等著這位備受尊敬和喜愛的酒界耆老。RIP.

 

ProWein 酒展的第三天,也是最後一天,卡兒決定把握最後的機會,放棄追趕一場場趕集似的品飲活動,開始尋找值得花時間細細品嚐的佳釀。

但其實卡兒這天一早已經跟人有約。說來巧合,第二天參加完波爾多品飲後,把握閉館前最後一點時間到處閒晃,居然被我發現了一個熟面孔:Freshing up with time - 黎巴嫩酒王的不老傳奇這篇登載於 R 刊的文章,是卡兒2014 年初為黎巴嫩酒王寫的報導。不過真正見到 Serge 本尊,也就那麼一面之緣,還是在2013年上半年的事。今年初要為雜誌撰文時,不知怎地 Serge 的模樣就這樣鬼使神差沒來由地突然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當然,這位老前輩本就是絕對值得一寫的人物),當下於是立馬與台灣代理商聯繫,以 Ch. Musar 為題(事實上大部分內容在講 Serge)寫了專文。

後來很可惜直到我搭機赴德國前,這本刊物都還未出刊。沒想到酒展第二天在 ProWein 的最後一個新世界展館,被我晃著晃著看到了 Musar 的招牌,走過去一瞄居然也能被 Serge 一眼認出,真是太有緣了!寒暄兩句之後,約好最後一天早上到攤位由老先生親自接待一對一品飲

P3256822.JPG  

P3256820.JPG  

這是第一支有寫筆記的 Hochar 2009。Hochar 系列有點像是 Ch. Musar 的二軍(Hochar 是 Serge 的姓氏),不同之處是這支是單一葡萄園酒款。其實在這之前還喝了較入門款的 Ch. Musar Jeune 紅白粉三支,尤其是 Ch. Musar Jeune Rouge 2011,是款淡雅但仍能感覺到些許細緻單寧的年輕(jeune)酒款(一軍酒會熟成多年才上市,所以現在能喝到青春年份的都不是一軍酒),有甜美的熟成草莓香。

Hochar 2009一開始有點醬油味,在口中非常輕盈典雅,有豐富的森林漿果香,後段略微浮現杏仁味,餘韻則有特別的茴香和香料味。

 

P3256821.JPG  

一軍酒的現行年份是2007的確是從收成到培養要七年時間,絲毫不假)。2014年春天新鮮上市,單寧較為明顯,但整體來說還是極其輕盈優雅,酒體架構緊實,感覺仍非常年輕,有集中的花果香,尾韻悠長。

P3256813.JPG  

Ch. Musar 2004。是個開始進入適飲期的年份,單寧絲滑,風味集中漂亮,餘韻悠長而有些許(不甜的)焦糖風味。

在此特別說明一下,Musar 家的酒追求的不是每個年份表現的一致性,而是各有特色,所以每一款喝到的感覺都會不盡相同。

 

P3256819.JPG  

P3256814.JPG  

Ch. Musar 1998。若說2004是開始進入適飲期,那麼98現在可能就是個芳華正盛的年紀(且可能還會青春美貌長久不墜),有點(保守來說)村莊級以上布根地的感覺,帶有香料、濃郁肉湯等風味,且似乎比起前一支更年輕、健壯,單寧在餘韻中浮現,有些許澀感,感覺還有非常強大的陳年潛力。

 

P3256815.JPG  

Ch. Musar 1977。Nose 上有點清新的米香,風味完全融合成一體,但仍能感覺到強健的生命力,餘韻悠長且圓潤。是支喝起來非常舒爽,一點不顯老態的好酒。

 

若說 Serge 同其他酒莊主人有什麼不同,除了德高望重以外,就是他讓第二次見面的人掏心掏肺的本領。這天除了酒以外,卡兒還和 Serge 說了許多題外話,其中之一就是開門見山告訴他:「今天是我生日」。為了取信 Serge ,我還甚至給他看了我的護照。於是乎,我喝到了本來為另一位訪客準備的這一支:

P3256816.JPG

Ch. Musar 1974。妙的是它擁有宛如白酒般的清香。Nose 上有辛香料、巧克力,入口微微帶點彷彿甘甜的口感,接著變化迅速,出現多層次的果香,尾韻出現烘焙香料味,finish 悠長且令人垂涎,酸度均衡,美味沒話說,讓人喝了胃口大開。

 

P3256823.JPG  

喝完了紅酒卻轉來喝粉紅酒和白酒,真是非常布根地的作風。

Serge 還有一個別人沒有的特點,就是他幾乎不會正面回答你的問題,採訪時也幾乎從不公事公辦地談酒,而是暢談很多人生經驗和哲理。2013年在台北與他第一次見面時,採訪的主題正是粉紅酒,結果卡兒單刀直入地問他為什麼除了紅白酒還釀了粉紅酒時,得到的回答居然是:「這不是粉紅酒啊!」當場害旁邊坐著前輩+頂頭上司的卡兒嚇傻了。XD

Ch. Musar 的粉紅酒一直是除了紅、白一軍酒之外,最富話題性的一款,因為它的顏色是調配得來(也就是在原生品種釀製的白酒中加入了5%的仙梭紅酒來調顏色),這在歐陸除了香檳區以外,是被禁止的作法。但 Serge 正是因為喜歡香檳,又不受歐盟法規所限,才推出了這一款特製粉紅,當時他解釋說:「It’s a rosé in color, it’s not a rosé in wine, it’s a white wine. This is a wine I invented. This is my white pink wine.」

這款去年品飲時卡兒已喝過1995和2006年份,所以這支2012比起來算是年輕了點,香氣照樣很獨特,有茴香、杏仁和橙花等風味,優雅、柔美而富有變化,在尾韻有些許單寧的存在感。喜歡粉紅酒的人,絕對不能錯過他們家的「white rosé」。非常值得一試。

 

粉紅酒喝完卡兒還試了 Ch. Musar White 2006,但瓶子好像被別人拿去試了所以沒拍到。Musar 家的白酒也是一絕,國際上有人戲稱它是「不甜的索甸」,有些人甚至喜歡這款白酒勝過他們家的一軍紅酒,都不是沒有原因的。這支2006年份開始有些宛如古早(小時候媽媽)口紅的香氣,接著化為乾蜜餞、杏仁堅果,但仍充滿了東方香料調性,風韻幽柔,滿是婀娜多姿、若有似無但又硬朗的個性;在口中表現出很好的濃縮度,酸度中等輕柔,餘韻非常繞樑,帶有些微刺激的單寧感。

P3256824.JPG  

Ch. Musar White 2000,是當天在 Musar 攤位喝的最後一支,也是我的最愛(Serge 果然很會挑酒)。飽和、剔透的金黃色酒液,帶有東方香脂和高級成熟甜白酒常出現如蜂蜜、蜜漬橘皮香氣,還有麵包、酵母、香草、蜜餞乾果、柑橘與木香,一入口能感覺到鮮明的酸度,非常集中而活潑、年輕,餘韻特別悠長,連同酸度和輕微單寧感,似乎會是支非常長壽的酒款。

品飲過程中除了被 Serge 強迫吐酒(被發現了!XD)之外,老人家還請我吃熱狗,讓我感到無上尊寵,因為:

IMG_20140324_125842.jpg  

各位看看,用餐時間熱狗攤可是大排長龍的!我卻只是坐在 Musar 攤位上悠哉地就拿到一份,還頗美味的呢!卡兒銘感了。

 

第1頁|全文共2頁
, , , , ,

卡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