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W WINE - 2016 - London - Pouring - Credit

Photo©RAW WINE fair, London

(此為 Revolution 芯動雜誌 No. 35/2016年 6月號刊登之同名文章完整版)

 

今年二月,法國電視台的專題報導節目《Cash Investigation》,調查境內農藥使用概況後,製作了一張「各地用藥強度地圖」,在播出後激起一波波震驚、質疑和討論。之中首當其衝成為眾矢之的,正是法蘭西葡萄酒業驕傲的波爾多;同樣在地圖上顯示為黑色(代表售予當地的列管農藥達到3000噸以上)的香檳區,則以些微差距緊追在後。

長久以來,儘管消費者意識日漸抬頭,對食品的生產方式、成分標示要求越來越高,葡萄酒這項「農產品」卻得以免疫;除酒精濃度和「含亞硫酸鹽」以外,多半語焉不詳。因此,經由這樣的節目,達到督促有關單位的目的,雖然手段多了些戲劇效果,也算是功德一件。

 

nature 1  

自然酒採用有機栽培葡萄釀造,不使用任何除草劑,田園間一片欣欣向榮。圖為 Raw Wine Fair 2016參展酒莊 Foradori 葡萄園

 

話說回來,好酒當前大談農藥殘留,在愛酒人士眼中,可能有點焚琴煮鶴,大殺風景。英國葡萄酒作家 Hugh Johnson 便曾寫道:「若是比起一杯香醇可口的佳釀,你更在乎的只是酒款的『有機』或『自然』與否,那聚會時請別邀我,以免壞了興致。尤其後者,稍有經驗的品飲者,大概都對他這句話心有戚戚。

「自然酒」或「自然派」葡萄酒的誕生,可以說是一種對葡萄酒生產工業化的反動。其酒農除了在耕作時不採用任何化學藥劑來除蟲、除草或施肥,更希望回歸原始的釀酒模式,盡可能地不藉助現代化設備和手法的輔助來刻意改變、調整酒質,以忠實的呈現風土滋味。其中最極端的作法,是完全不添加硫來殺菌和保鮮,部分自然酒因而在釀造及運輸保存過程中遭到感染、變質,出現專家口中的瑕疵和異味。而由於自然酒運動屬於一種流派,酒種本身並沒有任何產區認證或法定標章可供識別,甚至連「自然酒」(Vin Nautre Vin Naturel)這種名稱本身,都因過於曖昧不明而遭禁用,「無添加亞硫酸鹽」(法文 Sans sulfites ajoutés 或英文 No Sulfites Added)字樣便幾乎成了消費者選購時的唯一依據。隨著自然酒越來越受矚目,相關問題也經常在業界引起論戰。

 

RAW WINE - 2016 - London - Bottling (1) - Credit  

法國自然酒代表人物之一Olivier Cousin(左)於 Raw Wine Fair 現場舉辦的裝瓶活動,是此屆亮點之一。右為酒展創辦人 Isabelle Legeron。Photo©RAW WINE fair, London

 

Raw Wine Fair 是每年五月於英國倫敦舉辦的自然酒展,也是全球同類型中最知名的酒展之一。甫落幕的2016年版,同樣聚集了150家左右的酒莊參展。創辦人 Isabelle Legeron 是第一位取得葡萄酒大師(Master of Wine)頭銜的法國女性,也是首位以自然酒為專長的葡萄酒大師。在她的策劃之下,展會每年都有不同的驚喜,比如今年便由羅亞爾河谷的自然酒代表人物之一 Olivier Cousin 運來整桶加美(Gamay)紅酒,直接使用現場的回收酒瓶裝瓶,帶領酒迷們一起做環保。

當然,更大的驚喜還是場中來自全球各地的稀奇酒款,像是不除渣的 Prosecco、零添糖的年份 Franciacorta 或是捷克、斯洛伐克等「非主流」國家所產的紅、白酒。不少登上米其林星級或頂尖時尚餐廳酒單的美酒,可能就是經由這樣的途徑雀屏中選。自然酒運動所提倡的不僅是對環境的關懷,更是對品種生態多樣性以及釀造方式的再思考。就像 Isabelle Legeron 對參展酒農的要求,也不僅是列出每支酒款的亞硫酸鹽含量,釀造過程中是否加糖加酸、澄清過濾都必須清楚標示,希望做到酒款資訊的透明公開,並起推波助瀾之效。

 

P5168060  

義大利 Azienda Coletti 的釀酒師 Massimo Coletti 專門以傳統法釀製不除渣的「Frizzante sur Lies」。儘管位於產區,使用的品種也相同,卻因酒款特質僅適用 Vin de Table 而無法稱為 Prosecco。他直率地坦言年份條件不佳時,不添加二氧化硫才是愚蠢之舉

 

然而單是如此,對酒莊背景不瞭解的消費者,仍無法從貨架上判別何者為自然酒。日前法國國家原產地命名管理局(INAO)便有意為自然酒制訂官方規範,並以此徵詢各方意見。筆者與 Isabelle Legeron 聊到這一點時,她也對此表示支持,認為這對酒農和酒迷都是雙贏。然而,自然酒農們跳脫制度的狹隘框架,釀造不受約束、獨樹一格酒款的初衷,卻似乎注定將與此格格不入;更遑論有些酒莊自始至終都只是「被認定」為自然派,也無意將自家酒款稱為自然酒。看來自然酒的正名,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Le Bourg2009  

羅亞爾河傳奇名莊 Clos Rougeard 的單一葡萄園酒款 Le Bourg,產量稀少,是許多自然酒迷的夢幻逸品。酒莊自一開始即以自然方式栽培釀造,遠在自然酒運動肇始之前

 

酒展官網:

http://www.rawwine.com/

 

自然酒相關機構網站:

www.biodynamy.com

www.vinnatur.org

www.lesvinsnaturels.org

www.vins-sains.org

www.biodyvin.com

www.viniveri.net/en

 

, , ,

卡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