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1

香檳人人愛,選購時除了品牌、粉紅還是白中白、有年份還是無年份,也許你還有另一種選擇——小農香檳。

(此為 Revolution 芯動雜誌 No. 34/2016年 3月號刊登之同名文章完整版)

 

回溯葡萄酒產區歷史的沿革,觀察品味取向的變遷,是件很有趣的事。比如說香檳區最初所生產的並非氣泡酒,而是以黑皮諾釀成的紅酒。15世紀時,當地酒商為了與鄰近的布根地(Bourgogne)一爭長短,甚至研發出一系列從蜂蜜色、櫻桃粉到茶色的酒種,以求出奇制勝。又比如說,在飲用香檳這種氣泡酒已蔚為時尚,其釀造和裝、封瓶技術也達到成熟階段的19世紀,名流仕女們喝的卻是帶甜味的年份香檳。現在大家習以為常,長期以來作為市場主流的無年份香檳,其實是1920年代才出現的產物。


過去20年來,香檳區也一直在醞釀一波波求新求變的浪潮,且似乎在這兩年達到新的高峰。包括美國葡萄酒雜誌《Wine Spectator》、酒評家 Antonio Galloni 等專業媒體達人,紛紛撰文宣告產區百家爭鳴、新黃金年代的到來。而帶動這波改革風潮的主要關鍵字,就是小農香檳。

 

不斷發酵的改革泡泡


小農香檳又稱獨立酒農香檳,也有人戲稱為「farmer fizz」,指的是小型酒莊採用自有葡萄園栽培的果實,自己釀造生產的酒款。小農香檳之所以受到矚目,是由於在布根地司空見慣的酒農自產自釀,在香檳區幾乎是種奢侈——除了二次瓶中發酵所需的種種設備,還得有足夠的窖藏空間,儲備和培養大量用來調配無年份香檳的陳酒。對一般葡萄農而言,這是頗沈重的負擔。但換個角度來說,名牌大廠從各地大批收購葡萄,以及混調不同年份和產區的作法,雖能確保穩定一致的酒廠風格,卻難免引來對風土表現付之闕如的質疑。相較之下沒有品牌包袱的獨立酒農,反而成了香檳區令人驚喜的一支異軍,當中佼佼者不僅為產區注入創意和新思維,也是不少新趨勢的先驅或推手——像是單一葡萄園、有機或自然動力法栽培、珍稀品種香檳或是無添加糖份(zéro dosage)香檳。

 

TL -4   

Zero 香檳是 Tarlant 的主力品項,完全無添加糖份


頗負盛名的獨立香檳酒農 Tarlant 便是一例。酒莊自1970年代末起,就已經開始嘗試釀造無添糖香檳,到最新一代的接班人 Benoît Tarlant 於1998年接手家族酒莊的釀酒工作時,無添糖香檳佔總產量的比例已來到25%,如今更高達八成左右;而其餘兩成的酒款,絕大多數也都是 Extra Brut(含糖量低於每公升6 g),可以說無或低添糖,已完全成為酒莊的招牌特色之一。

 

 
素顏美人的養成


添糖是釀造香檳的最後一道工序,其作用除了補充除渣過程中減損的酒液,最主要還是平衡香檳的高酸度,讓口感更圓潤。然而,在越來越講究風土表現,崇尚自然原味的21世紀,再加上氣候暖化,便漸漸成了非必要的步驟,有時甚至被視為是掩飾酒質缺陷的手段。


不過話說回來,要完全不仰仗添糖的輔助,便意味著基酒(即尚未經二次發酵的靜態酒)本身的品質必須夠高,否則貿然省卻這道手續,就會好像精心打扮的美女突然卸了妝,落差過大教人不忍卒睹。Tarlant 酒莊就是從葡萄園管理做起,不使用化學藥劑來進行除蟲、草和施肥,並專注於凸顯各葡萄園地塊的風土特色,手工採摘完熟果實,分開壓榨、發酵、培養,經過長時間的瓶中泡渣熟成(無年份香檳平均5年,法律規定為12個月),打造出純淨透明,張力十足又具複雜度的酒款;宛如不施脂粉的清雅,卻不至於瘦骨嶙峋,也得到美國酒評家 Robert Parker 的高分評價。

TL-5   

以三個香檳區少見的品種釀成的 Bam,同樣是零添糖

 

除 了不添加糖份,向以實驗精神著稱的 Tarlant 旗下還有不少單一葡萄園甚至應說是單一地塊(lieu-dit)酒款。而採用三個稀有品種釀造的 Bam 香 檳,則是酒莊的最新力作,光聽名字就讓酒迷們躍躍欲試。他們的香檳跟其他許多優異的小農一樣,越來越受歡迎,這也說明了獨立酒農已成為香檳區炙手可熱,不 可忽視的一股新勢力。

 

 

酒莊官網:

http://www.tarlant.com/

 

, , ,

卡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