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r-3  

好酒需要時間醞釀,是眾所周知的真理,但卻時常是難以實踐的奢侈。幸而世間還有人懂得等待的藝術,不懼艱辛,讓聖經讚譽的美酒重生,且越陳越香,越老越年輕。

(原文刊載於 Revolution 芯動雜誌 No. 23/2014年 2月號)

 

1975年創刊的英國葡萄酒雜誌Decanter》,是相當具指標性的刊物。其自1984年起開始製作的「年度風雲人物」(Man of the Year)專題,是以封面故事的方式,介紹對業界有重大貢獻的代表人物。登上這篇報導不僅是種肯定,也是一種殊榮。當然,獲選的每一位,包含葡萄酒作家 Hugh Johnson、美國葡萄酒之父 Robert Mondavi 等等,本身都已經是赫赫有名的大師。然而,1984年第一屆風雲人物的得主,並非來自眾人所熟知的主要葡萄酒產區,而是黎巴嫩出身的 Château Musar 莊主 Serge Hochar。此一創舉,無論是對刊物或是莊主本身,都有著相當獨特的象徵意義。

 

一般在論述全球葡萄酒產區時,會將其分為新、舊世界兩大陣營。但若就歷史淵源而言,黎巴嫩應屬於所謂的「古文明世界」(Ancient World),因為早在6,000年前,當地高海拔的 Bekaa 河谷就已經開始栽種葡萄樹;舊約聖經中,也已明確提及黎巴嫩葡萄酒的香醇。紀元前4,500年,黎巴嫩人的遠祖腓尼基人(Phoenician)曾發揮遠洋貿易長才,乘著堅固的雪松船,帶著葡萄酒與葡萄藤登上西班牙南部濱海地區。後來雖為羅馬帝國統治,黎巴嫩在葡萄酒業發展之初,的確扮演過舉足輕重的角色。只可惜後來一直到近代,當地栽種的葡萄都僅作為食用和釀造茴香蒸餾酒的原料。不過,這一切在1930年 Château Musar 創立後,有了截然不同的轉變。

 

Bekaa Valley landscape_022739_030602  

 

Château Musar 是創辦人 Gaston Hochar 受到波爾多釀酒師 Ronald Barton 的啟發而誕生。其子 Serge Hochar 於1959年完成在波爾多的學業返鄉接手後,更將延續古老風土之美當作終生的職志與使命;乃至於1975年黎巴嫩內戰爆發,仍不願放棄任何一個年份,甘冒種種風險,堅持不懈地將手摘收成的果實,從 Bekaa 河谷運往酒莊所在地的貝魯特(Beirut)近郊——這段原來只需2小時車程的路途,戰情最險峻之時,甚至得迂迴地花上6天之久!

 

如此不畏艱辛的毅力換來的成果,是長達15年的內戰期間,Musar 酒莊只損失了19841976個年份。而為了彌補因內戰大幅縮減的國內市場,Château Musar 於1979年參加了於英國舉辦的 Bristol Wine Fair,並得到知名酒評家 Michael Broadbent 等人的青睞,獲封為「Discovery of the Fair」。在常人無法想像的驚險、困苦環境下,仍能釀造出令眾人陶醉的絕世佳釀,這首屆「風雲人物」的頭銜,誰說不是實至名歸呢?

 

Musar-1  

 

Château Musar 的葡萄園享有遠古時代就已經發掘的卓越風土。1000公尺以上的高海拔地理位置,能確保適度的日照和四季分明的氣候;而石灰質砂礫土壤,更向來是孕育頂級美酒的條件。優越的先天環境,讓 Serge 打從一開始就能採行「無為而治」的哲學——為了反映出最真實、純粹的風土滋味,早在有機栽培大行其道之前,莊主就一直以接近自然酒的栽種與釀造方式生產自家酒款;在葡萄園中僅有極少甚至完全不做任何人為干預,連二氧化硫的量都控制在最低。而更特別的是 Château Musar Red 的釀造,是先經過水泥槽發酵與培養約6個月後,換入法國橡木桶陳年12個月左右,接著再進行約一年的水泥槽培養,才進行調配裝瓶;之後還需等待約4年的瓶陳,才終於正式上市。這在現今追求即得即飲的消費市場來說,無異是種奢侈;但 Serge 仍不滿足,每年都保留至少20%的產量,留在酒窖中繼續熟成,正因他相信:「If you give my wines more time, they will give you more joy。」而對於 Musar 老酒的愛好者來說,這也是無上的福音。 

 

今天,高齡73歲的 Serge 仍經常往來世界各地,以通達的學養和妙語如珠,主持各種品飲會和接受採訪,絲毫不顯疲態。優雅、層次豐富的 Château Musar Red,與所有世界頂級名酒一樣的雄厚陳年潛力,也在一次次的垂直品飲和專家的品評筆記中獲得證實。而以類似方式打造的 Château Musar White,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少品飲過的人都把它與伊更堡(Château d'Yquem)相提並論,暱稱它是「不甜的索甸(Sauternes)」,只是其高濃縮度並非來自於受貴腐菌感染乾縮的葡萄,而是未經嫁接百年原生老藤的低產量。儘管窖藏數十年的歲月,這些瓊漿玉液只要被輕柔地喚醒,照樣能展現出與眾不同的活潑生命力。正如 Serge 常說的一句話:「As Château Musar ages, it gets younger,like me。」他促狹中充滿睿智的微笑,正是酒如其人、人如其酒的最佳寫照。

 

Family final_015753  

Château Musar 莊主 Serge Hochar(右二),總是面帶招牌微笑,以箴言般的獨特語彙解讀酒款奧秘,帶來餘韻深長的品飲經驗。

 

※親愛的 Serge 已於2015年初離開人世,至今剛滿一週年。在此特 Po 此文以茲紀念。

※Ch. Musar 酒款品飲筆記,請見Prowein 2014 Day 3 - 有始有終一文。

 

酒莊官網:

http://www.chateaumusar.com/

 

, , , ,

卡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