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276510.JPG  

Wine is my friend, my lover, my father & my son. -- C. C.

台灣讀者大概會知道,法國有個知名葡萄酒部落客名叫 Miss GlouGlou,但可能很少人也聽過比利時的 La Pinardotheque。後者的部落格不太容易讀,但作者絕對很有才,且是個百分之百的女性主義者,文筆既刁鑽,又搞笑;既旁徵博引,又尖銳敢言。

最近,為迎接一年一度西洋情人節的到來,La Pinardotheque 「照例」寫了一篇反應景文,狠狠地酸了幾家大廠的限定版粉紅香檳和相關文宣一筆。

lanson  

必須承認,許多女生看到粉紅色會尖叫,可是包成這樣,我只能說粉紅香檳欲哭無淚。

(這令我想起自己曾遇過為了「應景」而造成的餐搭敗筆……話說法國新一季的 Top Chef 在兩位知名主廚退出後,找來了 François Simon 加盟……不知不露臉的他這次是怎麼錄的影?

所以,這篇真的不是應景文,也不是要討論粉紅香檳跟其他酒種一樣,是多麼值得認真對待。只是趕巧前陣子看到一篇《The Huffington Post的文章《13 Reasons Wine is Better Than a Significant Other》,居然搶先一步說出了卡兒我正在構思的心聲:有葡萄酒作陪,比擁有人生的另一半更好!作者提的優點包括「絕對不會抱怨你愛看哪一台」、「不會要求你在自己和朋友之間做出選擇」、「永遠在那裡等你」、「毫不費力就能讓你開心」……等等(當然更多其他原因是寫來搞笑的,比如「永遠不會問你晚餐吃什麼」、「把你灌醉也絕對沒其他企圖」XD)。

當然,這些跟卡兒自己喜歡葡萄酒的初衷,還是不大相同。也許 Olivier Magny 在《Into Wine》裡寫下的這句話,比較接近我的想法:「我學酒的過程……讓我徹頭徹尾地脫胎換骨,完全顛覆了我的思考、行事方式,甚至是飲食習慣。因為有酒為伴,我最多只是潛心耕耘文化素養,而無須尋求宗教依歸。」的確,自從卡兒認識了葡萄酒之後,得到的只有更多。飲酒不只是享受微醺的陶醉,更多時候還有知識和經驗值累積的成就感;而碰到喜歡的酒款時,有時就是單純地 enjoy 葡萄酒帶來的直接且純粹的快樂。這種可深入可淺嘗的自由,大概不是隨便一種 relationship 可達到的境界。

可惜的是,基本上所有的葡萄酒都是舶來品。因此某種程度上,這就像卡兒從幾年前開始經營的一場 CCR 一樣,雖然兩者之間真正的共通點大概只有一個:語言能力不是一個 must,但絕對是一個 plus。

聽起來有點像是在硬拗……若真要說卡兒去過的那麼多國家中,哪一個發生所謂 CCR 的潛力最高,那肯定是土耳其(好吧,其實我也只去過伊斯坦堡)。單身女子走在路上,可能每三、五步就會遇到有人來搭訕,受邀上館子、喝一杯,那更是家常便飯;頻率之高,令人咋舌,箇中原因,頗耐人尋味:我只能說,也許土男中 lonely boys 的比例真的很高吧?!(終於不是法國的流浪漢和歐吉桑了……)

但卡兒結識當地人最大的目的,是想知道哪裡買得到土國生產的好酒。四天三夜的行程中,就這樣與 E. G. 見了三次面,第一次喝了土耳其蘋果茶,第二次喝了土耳其咖啡,第三次才終於在燭光晚餐喝到了不知名的白酒:

P3145322.JPG  

這杯是知道卡兒喜歡白酒的 E. G. 特別點的。他說他偏好紅酒,卡兒好奇是哪一個產區(即使明知這是一整個散發出 wine snob 味道的提問),他卻避而不答,結果原來他喜歡喝的是這個:

P3145327.JPG  

土耳其的特產紅石榴酒(驚)。而且喝兩杯就不勝酒力,卡兒卻還相當清醒……我只能說,這是場注定要草草終結的短命羅曼史(而且最傷心的是酒還沒買到)。

可以確定的是,葡萄酒迷的執著絕對不可小覷。之前看到卡兒的臉書友藍帶侍酒師萊特發了一篇文章題為《喝葡萄酒的人比較花心?》,關於這問題卡某人倒是有個妙答。記得讀書時期卡兒樓上住了個日本侍酒師 A. Y.,兩個人因為天天見面所以交情還不錯,有時他甚至會在朋友面前戲稱我是他老婆;不過認識 A. Y. 的人都知道,他在日本已經有未婚妻。若問起對方不怕他變心嗎,A. Y. 都是這麼回答的:「不怕啊,因為我最愛的是葡萄酒!」

女友聽到可能會哭笑不得,但在葡萄酒迷心中,這應該是種最完美的 CCR 定義了吧?!

P4027302.JPG  

不能免俗,有沒情人,都祝大家能度過一個有美酒相陪的 Valentine's Day!

 

~The End~ 
  

卡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