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10點,21歲的 Yuko Mitchko 步出海蒂特快車(Heidi Express),在「海蒂朝聖之旅」必經之路的「海蒂之井」(la source Heidi)稍作休息。這兩位大阪來的學生雀躍不已,高舉雙臂像是在向山岳致敬:「我們喜歡大自然!這是大阪沒有的!」這裡,是寧靜的瑞士小鎮馬恩菲特Maienfeld)附近的阿爾卑斯山牧場。天空蔚藍,空氣清新,教堂叮叮噹噹的悅耳鐘聲裡,乳牛悠閒地啃食青草。在鄰近噴泉的草原上,她們開心地哼起海蒂之歌:「啦啦啦啦啦,嘟嘟!」

 

 

Mitchko 站在路旁海蒂與彼得的海報前驚呼:「哇!海蒂!」並認出了旁邊可愛瑞士小女孩的好朋友彼得,,因而脫口叫道:「彼得!彼得!」然後興奮地鼓掌。兩人在海蒂之井拍完照之後,坐上一旁等著她們的迷你巴士,接著啟程前往馬恩菲特的小車站,繼續緊湊的行程。臨走前還不忘跟海蒂特快車的司機 Caspar 合影。他說:「如果有天我到日本去,每個人都會認得我!因為所有到這裡來的日本人都會為我照張相。」

 

日本人好喜歡海蒂(台灣卡通的小蓮、小天使),她是約翰娜史匹里夫人(Johanna Spyri)筆下同名小說的主人翁。自從1974年高畑勳(Isao Takahata)以此故事為藍本,將其製作為卡通播出之後,海蒂在日本便成了家喻戶曉的經典人物。最近,「海蒂現象」似乎又有增溫的趨勢。「日本人專程來觀光的次數,近5年簡直可以用瘋狂來形容,」一位計程車司機也明顯感到了這股有增無減的風潮。

 

 

海蒂受歡迎的程度可說涵蓋日本每個世代:透過電視卡通的傳播,沒有一個孩子不認識這個阿爾卑斯山的小女孩,也沒有一個成人不嚮往她徜徉山間、純樸恬適的生活。因此他們會利用夏天僅有的短短一週假期,馬不停蹄地實地走一趟,尋訪小孤女的蹤跡。通常他們會選擇包租整輛遊覽車,安排約一至兩天造訪海蒂的故鄉—葛力森斯省(Canton des Grisons)的馬恩菲特。「日本人大多是為海蒂而來,只會停留一、兩天左右,」最接近朝聖地的城市格拉斯(Bad Ragaz)的旅遊局長 Hans Rudolf Schmid 如是說。

 

YukoMitchko 前腳才剛走,後腳一輛遊覽車便跟著開進了停車場。這是今天的第一部,同一天內大約還會有十多部。不過停車場附近小咖啡館的主人 Hermann Plumpe 卻埋怨道:「他們不會在這裡消費!只是上個廁所、拍個紀念照就上車走人了!」這是因為他們一點時間都不容浪費。每個景點停留都不超過半小時。一整天滿檔的行程包括:參觀改建為博物館的海蒂之家,逛逛販售各式紀念品的海蒂商店(Heidishop),在 Heidihof 飯店品嚐「海蒂風味」午餐,之後在海蒂之路散散步。時間充裕的話,可選擇健行至 Heidialp(海蒂的高山牧場)海蒂爺爺的木屋,整個路程約需兩個半鐘頭。最後,在格拉斯享用晚餐,然後早早上床就寢,隔天一大早啟程趕往聖莫里茲(Saint-Moritz)、瓦杜茲(Vaduz)、因特拉肯(Interlaken)或返回日本。

 

從海蒂之井駛來的遊覽車,出現在通往 Heidihof 小路的分叉口,然後在下面的停車場停妥。停車場上已經出現另外4輛遊覽車的蹤影,上面的遊客們滿懷欣喜地走下車,個個身著輕便的旅行裝束,肩掛著相機。他們看起來神情總是相當愉悅,一路尾隨高舉瑞士國旗的日本導遊。

 

旅行團接著踏上「海蒂之路」,那是一條通往 Rofels 的小徑,它是海蒂居住的村莊,小說裡的名字是 Dörfli。20分鐘的路程裡,視線所及盡是青蔥翠綠的山林美景,叫遊客們很是心曠神怡。小徑的盡頭就是 Dörfli:三棟美輪美奐、點綴著花卉的傳統建築,一座小噴泉、圍牆和兩隻羊,小小的廣場,椴樹蔭下點綴著幾張長凳。終於抵達目的地的旅客忘情地一湧而入,到海蒂商店裡買些紀念品:Heidiland 礦泉水、餐具、鑰匙圈、小娃娃、書籍、鈴鐺。導遊則在櫃臺為團員們購買博物館的入場券,等大家到齊一起去海蒂之家探個究竟!

 

博物館的入口和出口各有一個旋轉柵門,裡頭便是傳說中海蒂過冬的地方。由於人多的關係,每跨一步階梯都塞車,不過即使急著進到陰暗的小房間來,參觀過程從頭到尾倒是籠罩著近乎宗教的寧靜氣氛。這是棟精心翻修過的雅致傳統木屋,火爐前,一個年輕的東京女孩假裝烘烤麵包,她的朋友則在一旁捕捉這值得紀念的畫面;廚房裡,小女孩坐在餐桌前作勢吃晚餐,好讓爸爸拍照。海蒂的床在3樓,那是個稻草堆成的床墊,就像故事中描述的一樣,遊客們可以躺一下拍張照留念。海蒂的紅色小洋裝還掛在她房間的衣櫃裡,一旁的迷你搖籃裡躺著個洋娃娃,好像在等待主人回來的樣子。這時,廣播聲響起:「Welcome to Heidi housethe most famous girl from Switzerland!」出口處的小丘上有兩隻羊,一動也不動好像明信片裡的風景,當然也是專為謀殺底片而設。圍牆上有個指標,註明通往海蒂爺爺 Alpöhi 住過的高山牧場 Heidialp 的小徑是開放的。

 

許多人相信小說裡的人物真的存在過。阿爾卑斯山的小女孩眼看就要變成一個傳奇,這也是瑞士旅遊局努力的方向,因為海蒂就是最好的親善大使。事實上,當年約翰娜史匹里夫人應該是在這一帶度假的時候,從遠處看到一個農家小女孩,而啟發了創作靈感……除了傳奇人物之外,小女孩在山間純淨、無拘束的生活也吸引了日本人的到訪,他們於是成了當地主要的觀光人口。

 

參觀過博物館後,團員回到 Heidihof 用午餐,為了接待絡繹不絕的團體,飯店在餐廳旁特別設置了一個餐室。Heidihof 的老闆 Mathias Elmer 說:「我們平均每天要供應300份餐飲,主要都是為日本客人而準備。」主餐室中,來自大阪的女教師旅遊團已經就坐,每一位都戴著別了大花的棉帽,乍看之下真有點奇特,「每年花的顏色都不一樣,都是我們自己作的。這是我們第17次一起旅行!」她們一起就著菜單討論,接著像小學生一樣在單子上打勾,然後交給她們的導遊。她們只有30分鐘用餐時間,「下午,我們要去走海蒂之路。我非常喜歡海蒂!我小時候天天都看她的卡通。」

 

下午4點整,70歲的 Luis Karner 驕傲地站在他 Heidialp 的小木屋前,迎接有毅力爬到這裡的人。一旁佇立的兩支遮陽棚和一面瑞士國旗,給人有種節慶的感覺。他就是海蒂爺爺的演員啦,白色的鬍鬚,牛仔褲加格子襯衫和瑞士氈帽,角色有點混淆在 Alpöhi 爺爺和西部牛仔之間。這位從郵局退休的老先生,說什麼也不願意拿他所扮演的人物來跟別人交換,「我從1998年開始就在這裡了。這是份很討喜的工作,我可是擠身世界名人之列呢!」把小木屋借給他的是馬恩菲特市政府。當他請幾個坐在自己屋子前的遊客喝茶時,他對5歲的小 Yusaku 問道:「Where do you come from?」「Kobe!」「Ah near Osaka!」雖然從沒到過日本,Luis Karner 對這個國家可是瞭若指掌,每年夏天,從那裡來的旅客,他不知道要遇上幾百個。

 

Yusaku 的母親 Mizue安排了一整個月的假期,自己帶著兒子和3歲的女兒 Yu 旅行。「我先生留在日本沒有一起過來。他是大發汽車的業務,夏天只有一個星期的假。我本身沒有工作。結婚前我已經到過瑞士4次。」那她到底喜歡這裡什麼呢?「我是神戶人,那是個很大的城市,人口多,壓力也很大。相對的,這裡很平靜祥和,能讓人心靈舒暢。什麼事都可以慢慢來,這裡的人也很和善,還有就是風景非常美,處處都是高山。」婚後,她一心想要帶孩子們來這裡。「我想讓他們親眼見識海蒂的故鄉。她在日本知名度很高,我自己也是看她的卡通長大的,那時我真的好喜歡她。我還讀了小說。」

 

聽起來海蒂的故事的確相當「有利可圖」,也難怪最近有人想分一杯羹。馬恩菲特對面的山坡地,也就是萊茵河的另一岸,是 Pizol 高原。在這高原上,有另一個 Heidialp,另一間小木屋,另一條海蒂之路和另一個爺爺。這就是經過商標註冊的 Heidiland,它是 Saint-Gall創立於1995年的商業區,雙胞案引發了兩個省分之間的爭執,Pizol 位於 Saint-Gall 省,馬恩菲特則在葛力森斯省

 

然而日本人卻從來都不會搞錯方向。1,600海拔的第二條 Heidiweg(德語的海蒂之路)盡頭,第二個海蒂爺爺 Heini 天天等無人。「我們這裡的遊客比馬恩菲特少很多。那是海蒂真正的故鄉,而這裡靠的只是行銷手法罷了。」扮演爺爺的老先生也這麼說。

 

遠離一切爭端和喧嘩,幾個山谷之外,Satomi 剛剛擠完牛奶。曬得微紅的臉頰、一雙率真、笑容滿溢的眼睛和沾滿泥濘的長褲,這個日本女孩看上去倒像個西藏姑娘。Satomi 原本是日本富士通的系統工程師,幾年前,她愛上了伯恩高地的山岳美景。從那時起,夏天她便退居高山牧場,在必須走4個鐘頭才能接觸到人群的地方製作乳酪。她住在一間簡單的小屋裡,裡頭有牲畜飼養棚、廚房和臥室。每天在吃過米、青菜和乳酪的樸實晚餐後,就準備就寢,為耗費精力的一天劃下句點。「當我在夏季結束後返回日本,跟朋友們聊起我在這邊的生活,他們都會異口同聲地說:啊!就跟海蒂一模一樣呢!」

 

鏡頭轉回 Dörfli。最後一束太陽光正燃燒著俯瞰馬恩菲特的山峰,牛群們在教堂鐘聲的交響樂中繼續悠閒啃食著青草。一隻小牛輕輕蹦跳著跨過從山上來的湍流。在往馬恩菲特的下山路上,美夢成真的 Yu Yusaku 唱著他們再熟悉不過的海蒂卡通主題曲。他們相信,海蒂真有其人!

 

 

 

※本文譯自 Sylvie Lasserre 所撰寫之「Sayonara, Heidi!」,原載於 Marie Claire Taiwan。如有侵權,請留言告知,當立即撤除。

 

卡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