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到巴黎旅行,你會選擇住哪裡?在網路超發達的今天,上網訂房已不是新鮮事,去年卡兒一行人也是在家裡彈指間完成住宿大事,然而「實地考察」時真的發生許多令人哭笑不得的曲折,且聽我娓娓道來。

巴黎是去年法奧之旅我們繼布列塔尼之後的第二站。在布列塔尼已經住過鄉下鳥不拉屎的民宿,在巴黎當然要住旅館,尤其帶著菲菲姐這位貴婦,當然不可能去住青年旅館之類的地方。出發前我上網挑選了兩家旅館讓Nata決定,一家在第九區,另一家在北火車站附近;Nata看了毫不猶豫就決定第九區那一家,因為位置較靠市中心,去哪裡都方便。

當初卡兒會選第九區也是有這個考量,以前唸書時代每次去巴黎,卡兒都是住第九區,而且好幾次都是直接到老佛爺後面找一、兩星的旅館。聽到這裡,你一定覺得卡兒是敗家女,才會喜歡住在高級百貨後面。第一,我承認有點敗家,第二,住在那裡真的很方便。第九區是商業鬧區,需要什麼都找得到;位於巴黎市中心,Opéra又是大站,坐地鐵去哪裡花的時間都差不多,不必轉線轉到頭昏眼花,或是睡到七葷八素。再加上老佛爺的超市週四開到九點,又可省掉一個人可憐兮兮上館子花大錢的麻煩,這些都是卡蜜拉喜歡住第九區的原因。

那麼,卡兒又為何挑了另一間旅館呢?第一,硬體設施看起來比較好。第九區屬於典型的老城區,硬體自然比不上年代新一點的建築。第二,住客的評價較優。有了前面的條件,後面這一點似乎是理所當然;而且靠近火車站,交通也不會麻煩到哪裡去。另一家旅館連照片都比較有誠意,能看得出建築外觀和裝潢風格;第九區那間只給了一個懷舊的遮棚窗戶,看起來就像在隱藏些什麼。

不過,Nata不愧是卡兒的好朋友,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決定住在第九區。這家Corona Opera好歹也是三星級(所謂「三星級」,我心裡想到的是台北的兄弟飯店),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吧?就這樣決定了。

由於我們在巴黎待的日數比較多,在Corona Opera只準備住五晚,預留兩晚看情形調整。這實在說不上是個好主意,我們出門經常做蠢事,就算後悔也不是第一次了,隨遇而安是Nata和我的一大優勢。

抵達巴黎時我們是搭計程車(當然要給菲菲姐坐計程車,其實卡兒也不想拉行李下地鐵啦)前往旅館,當告訴司機Cité Bergère這個地方時,司機馬上點點頭,彷彿那是個家喻戶曉的名勝。後來去見客戶時,發現他們居然也聽過這條名叫「牧羊女城」的巷子,而且頗有微詞看來連巴黎人自己都不會想要住那種旅館,都是像我們這種外國人才會被騙

之前菲菲姐住鄉下民宿時已經抱怨連連,因為城堡老舊,民宿也沒有一般旅館的方便和舒適,又位在鄉下,以那樣的價位在她心中真是種敲詐;但是住過巴黎後,「貴」和「平價」的標準馬上重新調整。Corona Opera有電梯,裡面只剛剛好可以擠下兩個人;房間很小,三人房就是加了一張嘎吱作響的折疊床,害我對Nata超不好意思;有提供轉換插頭但是是壞的,完全不能用;小冰箱堆滿旅館提供的食品,幾乎不能冰任何東西;整個房間只有插電視的插座,用電腦就不能看電視。住這樣的房間比鄉下民宿貴,且沒有附早餐,相較之下民宿每天早上的豐盛早餐頓時是種奢侈。

Corona Opera儘管不怎麼教人滿意,總還算是間「correct」的旅館;它對面那間Hotel Mondial同樣也是三星,卻有點像黑店。

在Corona Opera住宿時日屆滿時,Nata說既然辛苦搜尋所得結果也差強人意,不如隨緣碰碰運氣。經過對面那間Hotel Mondial看到價格便宜,還附早餐,先去看了房間覺得還可以,便決定最後兩天搬去對面。

但看完房間決定入住時,櫃臺小姐突然說她發現入住期間有商展,價錢應該稍高一些。雖說只差一點,但感覺已經有點奇怪。

Hotel Mondial也有電梯,放進三件行李之後一樣只能坐一個人。房間、房鎖都很老舊過時,廁所是比較大一點,但沒有網路可用,無法開啟的陽台完全沒有清掃,真是相當隨興;另一個輪班的櫃臺人員還居然法文不怎麼靈光,問他問題或是交代事情,都不能確定他是否聽懂和會付諸實行。

更扯的是隔天起床大家整裝完畢準備出門,居然發現門打不開,卡住了。三個弱女子輪流拉門,依然文風不動,嚇出一身汗。最後只好打電話給櫃臺的壯丁,門是被他以俐落的身手給撞開的,彷彿家常便飯!Nata不禁搖搖頭大嘆:如果發生火災,那我們怎麼辦啊?!

次日卡兒又發現一件鳥事:床上的壁燈釘子掉了一邊,搖來晃去,卻很賊地故意偽裝成完好如初的模樣。那睡到一半被會不會壁燈砸到腦震盪?告訴服務人員,當然是沒有人會理你,因為這裡可是法國巴黎啊!不喜歡就去住高級酒店吧!

好險這家旅館我們只住了兩晚就say goodbye,如果有下次,你就會知道先進國家裡的Cité Bergère裡沒有美麗的牧羊女,只有三不五時出現的狗大便,和一堆剛巧符合法國旅館基本分級標準的雷人旅館。奉勸欲前往第九區住宿的朋友,絕對要三思而後行!

卡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