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官鳥公告
本小格文章未經許可請勿複製、變更及轉貼,如有需要請採引用功能/超連結方式,並註明出處。
適量飲酒,有助身心發展與品味培養。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
Follow me on VIVINO for ratings & tasting notes in English.

如果你問卡蜜拉,你一年只有時間看一部韓劇該如何選擇,卡蜜拉會推薦你看「貝多芬病毒」;如果你一生只想看一部韓劇,那麼還是會推薦你「貝」劇 -- 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部韓劇能帶給卡蜜拉同樣多的感動、同樣久的餘韻、同樣振奮人心的共鳴。

前幾天偶然瞄了一眼緯來正在熱播的韓劇「貝多芬病毒」(베토벤 바이러스),雖然離初次看完全劇已經整整一年,看到這個場景還是忍不住熱血澎湃、感動莫名:姜魔發現縷美已經必須配戴助聽器才能聽得見,卻還在認真學習作曲時,又毫不留情地狠狠訓斥了她一頓,她卻全然不為所動,還微笑著望著他,臨走前回頭說了一句:「老師,我一定也有什麼擅長的事吧,所以才會來到這世上,只是還沒找到而已,對吧?」

姜魔聽了,默默地點點頭,縷美報以開朗的招牌微笑,轉身離去。

這只是卡蜜拉心中的名場面之一。不需下猛藥的動作戲,沒有灑狗血的悲情戲,就足以讓人熱淚盈框,感同身受。沒錯,人因夢想而偉大,卻也因夢想而渺小。當嬰孩呱呱墜地時,在父母心目中擁有無限可能,他不可預見的未來也格外明亮,彷彿全世界都是他的舞台;然而當他一天天長大,離夢想越來越遙遠,現實越來越近,他終於發現自己的命運如此平凡,如此一般,夢想就只能塵封在記憶裡,隨時光流轉漸漸被遺忘。

縷美的一番話,說的是無畏挫折,勇於逐夢;說的是人在追尋夢想當中,同時也在尋找自我的存在價值。俗話說「天生我才必有用」,然而大多數人只是庸庸碌碌地度過一生,有才華的,埋沒而不自知;沒有才華的,苦心經營而難有成就,最後同樣只落得為五斗米折腰。然而有一些生命的勇者,儘管流血流汗,儘管受挫受傷,也要堅持自己的理想,他們不是好萊塢電影裡的偉大英雄,只是追求實現自己小小夢想的平凡人,只為獲得別人看來不值一提、在自己心中極其珍貴的快樂與滿足,他們付出所有,奮力一搏,絕不輕言放棄。

是的,他們只想做自己的英雄

「貝」劇的原點便起於此:一群烏合之眾組成的樂團,遇上了國際級的知名指揮,卻仍想要登上舞台演奏世界名曲。一開始跌跌撞撞,弄得滿身是傷,最後卻用自己的方式走出了一條路,找到了自己的天堂,自己存在的價值,也贏得了難以抹滅的寶貴回憶。姜指揮在這齣戲裡除了目中無人的態度和孤芳自賞的個性,也代表了許多世俗的普羅價值(還有韓國人很愛討論的「過程 vs. 結果」課題的「重視結果者」),到後來甚至可以說是亦師亦父的矛盾角色。他狂傲的言詞,像是對社會現實殘酷與無奈的提醒,比起苟且徇私要強得多;且較之基於禮貌的矯揉做作、背後卻大肆批評,也來得更為一針見血。這樣不可一世的姜魔,其實擁有非常孤獨寂寞的內心,和不堪回首的回憶,儘管他最後選擇與愛犬多芬終老一生,他與這群團員們之間終究建立了相當特殊的情感,從中習得了人生的必修課題,也讓自己的音樂有了新的突破。

雙方透過這一番感動人心的碰撞、交流,化剎那為永恆,讓生命沒有遺憾。

「貝」劇透過腳本與表演設定,重現了許多音樂名劇的畫面和情節,也向前輩們致敬;另一方面又以深入淺出、淺顯易懂的方式,完美地將音樂之美、旋律撼動人心的力量傳達給觀眾。據說本劇拍攝之際,製作群和演員們都曾擔心播出後可能出現曲高和寡的窘境,事實證明觀眾的眼睛不僅是雪亮的,而且並不是只愛看些「九點半花系列」般的通俗劇情。的確,「貝多芬病毒」是連續劇而非藝術電影,當中卻大量出現大師級曲目和專業術語,在韓劇當中真的相當罕見;然而編劇和導演透過姜指揮解讀音樂的場景,將古典樂不分男女老少、不論階級高低,甚至不須言語,只靠想像便能傳達和釋放各種情感的力量,演繹得淋漓盡致,難怪在韓國播出後良久,引起的古典樂熱潮還久久不退。

看此劇的觀眾,所獲得的不僅是心靈的滿足,更著實上了18堂古典音樂名曲入門,可以說是一個額外的「bonus」。

飾演姜魔的金明敏在受訪時曾經提到,排演和拍攝時他總是劇本不離手,因為每讀一次,就會有新的發現,新的體會,「貝」劇就是這樣一齣值得細細品味的水木迷你劇。主角不是受盡磨難最後抱得美人歸那種不切實際的幸運兒,而是一群人為了追求夢想,在現實中掙扎、努力不懈,讓藝術令自己不凡、昇華自己心靈的感人故事。這當中也有曾經或未來的你我,告訴我們要做自己的勇者,自己的英雄。

bv

卡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an
  • 喔喔喔!!
    縷美的這番話與場景也是我心目中的名場景啊!!完全被擊中....
    這幾年斷斷續續都會思考這樣的問題,我想就是因為我就是那種庸庸碌碌在過生活的人才會對這種場景特別敏感吧.

    前陣子重新看了"心靈捕手"這部老電影,和貝多芬的劇中人物完全相反,是個天才.
    但他除了是個數學天才外還是嘴砲魔人;總是能用嘴砲把其他的甚麼專家砲倒.但是他竟然連那"捕手"最簡單的問題都答不出來--"What do you really want?"
    What do I really want?
    I really fxxking don't know.....
  • 「嘴砲魔人」?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形容人的方式耶!上禮拜才被同事一句「什麼是揪咪」問倒,哈哈。
    卡蜜拉以前大學的室友是主修長笛的,從小時候一路讀音樂班上來,還到加拿大拿了藝術碩士,現在卻在美國當會計師,人生就是這麼奇妙。看「貝」劇的時候我經常想起這些往事,他們音樂系在國家音樂廳公演,我為了現場聽拉威爾的「死公主之孔雀舞」,沒有演出證偷偷跟她溜進後台,結果...很白癡的被逮。現在想起來覺得真蠢,真有趣。古典樂的力量,不是白說的。

    卡兒 於 2009/10/20 00:1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